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流年似水,似水流年,每個人的生命是那麼的短暫,短暫生命中可以閃光的日子更是屈指可數…… 我認識他的那一年,他是閃光的年紀,青春美好,呼吸間都有陽光的味道。 他22歲的年紀,師範院校剛畢業,第一次上講台就成了班主任,成了二年級一班的班主任。 我們都喜歡圍著他,不管男生還是女生,他就是太陽,我們都是那追著陽光跑的向日葵。 他和我們以前的任何老師都是不一樣的,他在週末的時候會帶我們去郊遊,會在晴朗的日子號召我們去小溪邊抓魚,就地取材的燉一鍋濃濃的魚湯,他還會和我們做遊戲,都是小孩子最喜歡的:丟手絹、鬥雞、抓強盜、老鷹抓小雞…… 我們愛他,勝過愛世間的萬物,因為他才是最懂得我們的人。 生命最初那些美好的記憶裡,都有他的容顏和聲音以及一切的事情。 三年級的時候,聽說他要回城了,市裡最好的小學向他發了邀請函。 自從消息傳出之後,只要他一離開教室,班上就會亂成一鍋粥。孩子們擔心著,猜測著,用幼稚的方式想要挽留他,最後真的留住了他。 那個時候,他本來已經決定好了回城的日期,甚至已經與同事一年的老師們吃了歡送宴。 孩子們是傷感的,小世界都要坍塌了,有種被拋棄的感覺。 所以,現在想起來,我總是驚異於孩子內心那種驚人的力量。 我們全班46個孩子,自發的、在沒有任何人組織的情況下聚集到了學校,夜裡的8點,位於鄉下的小學校黑黑的,只有淡淡的月光照著大地。 我們坐在操場上,用一種超越年齡的安靜,靜靜的坐著。 後來有人小聲的哭了,後來有一大片的哭聲傳來了,是一種壓抑的、委屈的哭聲,這樣的聲音後來常出現在我的夢中。 那是一種純真的愛,對於孩子來說,懂得自己的老師是比親人還要親的人。 再後來,有拿著手電筒的家長找了過來,有的家長甚至打了火把。操場上漸漸熱鬧了起來,有的大人很不懂“規矩”,不像我們一樣乖,一樣傷感…… 結果,他把打好包的行李又拆開了,緩緩的把書籍放回破舊的書架上。又把捲好的鋪蓋卷打開來,鋪在吱呀做響的木板床上。把我們送的那些個小玩意、小破爛都放進了他的“百寶箱”,還用手輕輕的拍了拍,似乎在安慰它們,“安心的留下來吧,我還會陪伴你們很久。” 我們班的孩子們開心壞了,比過年還鬧騰得厲害,都有人想去把他舉起來高呼萬歲了。可是,他是那麼的高大,我們像豆芽菜一樣瘦小,還不到他胳膊窩呢,與他說話的時候老是要仰視他才可以的。 他用他的青春、才華和熱情成全了我們的童年,在他的帶領下,小升初的考試中我們班拿了全區第一名。每個人都取得了應有的好成績,而他呢?畢業晚會上我們驚覺他的耳邊竟然有了白頭髮。 46個他用愛守護的孩子,全部都離開他,到更廣闊的天地去了,其中還有不少的去了他當年要去的那個城市。 他已經26歲了,還是個單身漢呢!在23歲那年因為放棄回城,也失去了一段美好的愛情,我們曾經很認真的商量著要把班上最美麗的女孩送給他,當他的新娘,像他愛我們一樣的愛他。 中學的時光很美好,也很忙亂,我們只能在空閒的時候打聽他的消息,在春節的時候回母校去看望他。他有了小家庭,有了可愛的兒子,我們比他還開心。 時光飛快的流逝著,漸漸的我們當中有很多人沒時間去看望他了,關於他的消息就少了很多。 長到18歲的時候,我們都上大學了,有的到了省城,更多的到了外省。我們不再是向日葵,差不多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是太陽。我們的世界有太多的誘惑,太多想要追求的東西,我們都回不到過去了。 他43歲了,在同一個地方教了21年的書,我們笑他,如果是棵樹,都能蓋房子用了。 他也笑,嘴角、眼角都是魚尾紋,滿眼的滄桑,離開他的小家後,好幾個女生都哭了。他不再是我們的白馬王子,也不再是我們的大眾情人了。他真的已經老了。 大學畢業的時候,很多人選擇了在外地就業,因為大城市機會多,道路廣。少有人回省城,更別說回家鄉了。看,我們的世界觀變了,就業觀也變了。誰都不會傻到像他當年一樣,為了一幫小屁孩,放棄事業,放棄愛情,放棄前途。想到這些,我們開始汗顏了,心中老有一個問題迴盪,他後悔過嗎?這麼些年他從來都沒有後悔過嗎? 我們工作十年後,他退休了,在我們舉辦的晚宴上,他的頭髮已經花白,顯出了老態。 當年的班長,拉著他的手,“老師,你後悔過嗎?”他有點發怔,半晌回過神來。用手指在男生頭上一敲,“傻瓜,能後悔嗎?”老師的回答讓我們有點意外,原本我們都以為他會說,“真的很後悔!”。 他喝了一口酒,緩緩的說,“流年似水,似水流年,人生實在太過短暫……別人都曾為我惋惜,認為我當初如果回城,人生會是另外一番風景。只有我才能體會,留在這裡的我收穫了多少,那些不能用物質和金錢來換算的真情。我的老婆是半個文盲,但是她賢惠、善良、始終愛我如初。我的兒子,像個農民一樣的淳樸,但是他正直、勤奮、有擔當、各方面都很優秀。我的同事個個敬重我、愛護我,我們像一個大家庭,我的一生很溫暖,很值得!” 老師的話,贏得了雷鳴般的掌聲,我們都淚盈於眶,原來人生可以這樣的容易滿足,這樣的充實而腳踏實地。 老師用簡短的話為聚會做總結,“生命是短暫的,不要太過追求外界浮躁的繁華,聽從自己內心的聲音,即使流年似水,也可以讓人生無憾……” 有很多女生都哭了。那一刻,他沒有老,還是當年青春陽光的樣子,我們就是追逐太陽的小向日葵,追著他,用靈魂來崇拜他……

| 3rd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我從未想過有那麼一天。可以坐在你對面。陪你品茶。茶是你從杭州西湖帶回來的龍井。我看著對面的你。平靜而又專注的臉色。然後你緩緩給我遞過一杯茶。紫砂小杯。我微閉雙目,細細嗅著茶香。淺嘗了一下口。香郁,味醇。我真的沒有想過有天,我會和你心平氣和的一起論茶道。我一點都不懂茶。卻在聽了你的話後,頻頻點頭。那一刻,彷彿又回到了小時候,你仍然是我心目中的百科全書,無所不知的超人。 我從未想過有那麼一天。看著你談笑風生。陪你飲酒。酒是長城干白葡萄。你怕我會醉,所以特意在我的裡面摻和了一小杯的雪碧。我看著酒杯中色澤紅亮的液體,和你碰杯,然後一口喝下。自然而然想到了前段時間,我好像也陪你喝過一次白酒。一小杯。因為很討厭白酒的氣味,所以一仰頭,一口氣全部下肚。你微微一愣,說這樣子喝酒很傷胃,然後轉而又點頭說,酒量不錯,以後就可以幫我擋擋酒。其實不是我的酒量特好,我只是想在你面前表現的英勇一點。就像小時候,每次回家把三好學生的獎狀在你面前舉得高高的。一直都想在你面前做的很好。 我也從未想過有那麼一天。我會和你秉燭夜談,跟你講我喜歡的人應該是什麼樣子的。我喜歡哪種類型的。我說要眼睛乾淨眼神溫暖的。你就抿嘴一笑說,這種太概念性了,眼神溫暖的人卻不一定是溫暖的。很容易就上了外表的當。你還說,這個世上沒有誰離不開誰,都是要為自己好好活。這句話我聽很多人說過,可是偏偏唯獨你說的時候,我覺得這句話特別窩心。自小,就覺得妹妹比我更親你一些,所以隨著年齡的增長,我覺得有很多時候,我和你的思想是格格不入的。我覺得我們之間的代溝遠不是那句問你聽過菊花台不,你說沒喝過能形容。卻是我們之間好像隔著一條長河,你極力的想游過來,而我執意的不肯你上我的河岸。我一直都想很認真很平靜很友好的跟你講我內心的一些想法和心事,自己卻還是不能坦誠的對你說出來。沉默。似乎開始是我用來應付你的手段了。我從來不想這樣子的。 還好。我從未想過的那麼一天出現了。我有時候覺得是呀,血濃於水的兩個人怎麼可能怎麼應該在自己的心上給你,給愛我的你隔上一層盔甲呢。現在開始我在想如果以後的每一年能有那麼多天,我可以和你坐在一起喝茶飲酒,是多麼愜意的一件事。是時光溫柔的改變了這一切吧。然後我看到了我眼中一直嚴肅對我苛求的你慢慢的變得溫柔愛笑了。我看到了我眼中乖張叛逆的自己漸漸變得懂事溫良了。我於是在想我當年的叛逆反抗其實只是對自己的一種偽裝,那麼當年在我眼裡那麼聲言厲色的你是不是也是在我面前的一種偽裝。你從始至終其實都是溫柔溫暖溫馨溫良的一個人。我想是這樣子的。一定是。 然後我記得了。我從最當初崇拜你到開始覺得你不怎麼樣,到後來覺得你思想落伍與我格格不入,到後來覺得你有時候過於單板,可是現在我仍舊回到了小時候,你對我所講的每件事,做的每個決定其實都是有意義而又睿智的。可能我要到很老很老以後,才可以像你這樣這麼通透明了的對待事情。我在你身上所需要學習的東西是源源不斷,生生不息的。 時光下我們都漸漸變得溫柔了。而我看到了歲月在你臉上雕刻出來的痕跡竟然是這般的鮮明。我看到你鬢角開始灰白的頭髮竟然真的生生疼出了眼淚。我開始不再對你沉默了。我開始不再你面前任性了。我只想這樣子的,可以陪在你們的身邊好好的愛你們。我不知道以後的道路上我會經歷什麼,但是我曉得你們永遠會給我一個最溫暖的港灣。就這樣子有酒有茶有愛陪著你們,一直都歲月的盡頭。 如此,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