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3rd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我從未想過有那麼一天。可以坐在你對面。陪你品茶。茶是你從杭州西湖帶回來的龍井。我看著對面的你。平靜而又專注的臉色。然後你緩緩給我遞過一杯茶。紫砂小杯。我微閉雙目,細細嗅著茶香。淺嘗了一下口。香郁,味醇。我真的沒有想過有天,我會和你心平氣和的一起論茶道。我一點都不懂茶。卻在聽了你的話後,頻頻點頭。那一刻,彷彿又回到了小時候,你仍然是我心目中的百科全書,無所不知的超人。 我從未想過有那麼一天。看著你談笑風生。陪你飲酒。酒是長城干白葡萄。你怕我會醉,所以特意在我的裡面摻和了一小杯的雪碧。我看著酒杯中色澤紅亮的液體,和你碰杯,然後一口喝下。自然而然想到了前段時間,我好像也陪你喝過一次白酒。一小杯。因為很討厭白酒的氣味,所以一仰頭,一口氣全部下肚。你微微一愣,說這樣子喝酒很傷胃,然後轉而又點頭說,酒量不錯,以後就可以幫我擋擋酒。其實不是我的酒量特好,我只是想在你面前表現的英勇一點。就像小時候,每次回家把三好學生的獎狀在你面前舉得高高的。一直都想在你面前做的很好。 我也從未想過有那麼一天。我會和你秉燭夜談,跟你講我喜歡的人應該是什麼樣子的。我喜歡哪種類型的。我說要眼睛乾淨眼神溫暖的。你就抿嘴一笑說,這種太概念性了,眼神溫暖的人卻不一定是溫暖的。很容易就上了外表的當。你還說,這個世上沒有誰離不開誰,都是要為自己好好活。這句話我聽很多人說過,可是偏偏唯獨你說的時候,我覺得這句話特別窩心。自小,就覺得妹妹比我更親你一些,所以隨著年齡的增長,我覺得有很多時候,我和你的思想是格格不入的。我覺得我們之間的代溝遠不是那句問你聽過菊花台不,你說沒喝過能形容。卻是我們之間好像隔著一條長河,你極力的想游過來,而我執意的不肯你上我的河岸。我一直都想很認真很平靜很友好的跟你講我內心的一些想法和心事,自己卻還是不能坦誠的對你說出來。沉默。似乎開始是我用來應付你的手段了。我從來不想這樣子的。 還好。我從未想過的那麼一天出現了。我有時候覺得是呀,血濃於水的兩個人怎麼可能怎麼應該在自己的心上給你,給愛我的你隔上一層盔甲呢。現在開始我在想如果以後的每一年能有那麼多天,我可以和你坐在一起喝茶飲酒,是多麼愜意的一件事。是時光溫柔的改變了這一切吧。然後我看到了我眼中一直嚴肅對我苛求的你慢慢的變得溫柔愛笑了。我看到了我眼中乖張叛逆的自己漸漸變得懂事溫良了。我於是在想我當年的叛逆反抗其實只是對自己的一種偽裝,那麼當年在我眼裡那麼聲言厲色的你是不是也是在我面前的一種偽裝。你從始至終其實都是溫柔溫暖溫馨溫良的一個人。我想是這樣子的。一定是。 然後我記得了。我從最當初崇拜你到開始覺得你不怎麼樣,到後來覺得你思想落伍與我格格不入,到後來覺得你有時候過於單板,可是現在我仍舊回到了小時候,你對我所講的每件事,做的每個決定其實都是有意義而又睿智的。可能我要到很老很老以後,才可以像你這樣這麼通透明了的對待事情。我在你身上所需要學習的東西是源源不斷,生生不息的。 時光下我們都漸漸變得溫柔了。而我看到了歲月在你臉上雕刻出來的痕跡竟然是這般的鮮明。我看到你鬢角開始灰白的頭髮竟然真的生生疼出了眼淚。我開始不再對你沉默了。我開始不再你面前任性了。我只想這樣子的,可以陪在你們的身邊好好的愛你們。我不知道以後的道路上我會經歷什麼,但是我曉得你們永遠會給我一個最溫暖的港灣。就這樣子有酒有茶有愛陪著你們,一直都歲月的盡頭。 如此,就好。